遮陽傘相伴卻被貼標籤不過

讓大學生變成媽寶的,是升學制度和家庭經濟環境的改變?孩子其實也不想媽寶,但為了孝順、讓父母不寂寞而不得不當?媽寶若是「家庭幸福」的象徵,「適度」的媽寶不可以嗎?每到大學開學,「媽寶」就成了熱門議題,大學教授不時在媒體上感嘆「媽寶」學生越來越多、令人頭痛。但成為媽寶,真的都是大學生的錯嗎?我們甚至想問:媽寶錯了嗎?有沒有可能,「媽寶」反而是一種反映家庭幸福的「指標」?在解釋我們的論述前,還是先簡單定義一下何謂「媽寶」吧! 教育部長吳思華當政大校長時曾呼籲大學生應該要「認真做大人」。什麼是媽寶?「媽寶」(或「爹寶」),泛指無法獨立的人,凡事依靠爸媽,無法做決定,也不能負責任,天大事都由爹娘來扛。遮陽傘照理說,學生進入大學就代表是成年人了,應該要獨立生活,但許多學生卻表現出脫離不了爸媽的「戒斷症狀」,且看台大學務長陳聰富、教育部長吳思華當政大校長時的觀察:1. 新生搬宿舍,爸媽滿頭大汗提行李、遮陽傘打掃宿舍、鋪床,學生卻低頭玩手機。2. 新生座談會,家長提問有無洗衣機、幾點熄燈,或宿舍有沒有熱水等生活瑣事。3. 家長打電話替學生請假,或學生要被當了,爸媽跟教授求情。遮陽傘4. 學生暑假要到新疆交流,有家長想跟著一起去。5. 學校辦活動,家長也想當志工。6. 學生不會用洗衣機,將衣服寄回家或帶回家給媽媽洗。但是什麼造就媽寶呢?都是孩子的問題?一般來說,媒體習慣將媽寶問題指向孩子太懶散、不願獨立;若先從「孩子的問題」的角度來觀察,媽寶問題也許可歸咎於「升學制度」和「家庭環境」。1. 升學制度現在的升學制度讓不少孩子從國小起不斷補習,一直拚到高中,就為了上好大學;爸媽為了孩子前途,只希望他們盡量把握時間、好好讀書即可,別花時間做家事、上下學由父母接送以省時間。結果,孩子上大學前,多只關注課業,卻無暇顧及生活上的瑣事,或練習做人處事,生活經驗狹隘單薄;當進大學後開始要一切靠自己,他們的「生活失能」情況就原形畢露,需要繼續仰賴父母的支援照顧。2. 少子化和經濟優渥幾十年前,台灣經濟尚未起飛,加上大部分家庭兄弟姐妹都很多,孩子根本沒機會當「媽寶」。彼時爸媽忙著打拚賺錢,沒時間照顧孩子,而家中身為兄姐的孩子們,可能國中畢業之後,就要出去打工以支付家庭支出(許多人甚至犧牲自己的學業,就為了讓弟妹讀高中或上大學),很早便得學會獨立。現在則不然,不少家庭經濟狀況很不錯,使父母有餘裕把心思、重心放在小孩身上,加上少子化,多數家庭只生一到兩個,因此孩子更「集寵愛於一身」,且越來越被保護、和父母分不開,變得「媽寶」起來。台科大學務長王朝正、北科大校長姚立德都曾指出,畢業自高職的學生「媽寶」比高中畢業生少,因為技職體系出身的學生,家境多半沒那麼優渥、經濟也較弱勢,所以早早開始接觸職場、協助家計或賺學雜費,個性獨立、難當「媽寶」。 媽寶問題也許可歸咎於「升學制度」,圖為陪考的爸爸拿傘為兒子遮陽。「逼」孩子變成媽寶的其實是父母?談到這裡,你可以發現我們用了「被」字。是的,我們認為孩子「媽寶化」有部分是被動的,而主動「逼」他們變成媽寶的,正是父母。為何父母要「逼」孩子當媽寶,可能是因為以下幾個原因:1.東方父母習慣「孩子是我的」東吳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吳明燁曾指出,東西方對教養孩子的方式與觀念大不同。西方文化強調「個人發展」,父母的角色像是教練一般,他們習慣從孩子小時,便開始培養孩子成為獨立自主的個體,遮陽傘例如給孩子獨立的房間、空間,要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等。但中華文化「以家庭為中心」,強調家人之間的依賴關係,吳明燁指出,在華人「管教」孩子的過程中,父母不僅要求孩子、遮陽傘也自我犧牲奉獻,恩威並重地傳達對子女的感情。東方父母較不習慣放手,總覺得孩子不論到了幾歲都「還是孩子」,而且「是我的東西」,從找工作到結婚生子,大小事都要管,即使孩子早長大了仍放不下心,遮陽傘老要「抓緊緊」。2.孩子獨立,父母「被需要」的需要怎麼辦?「一想到女兒長大,以後不能再接送她,她也不再需要我了,就覺得好寂寞、好失落…」一名女兒才讀國小的媽媽擔心道。五、六年級的父母孩子生得越來越晚。根據主計處的統計資料,民國70年時,30歲以上才當媽媽的比率是28.8%,但民國89年,30歲以上才當媽媽的比率卻升為35.5%。換句話說,近年大學新鮮人18歲離家時,許多父母(特別是媽媽們)也正逢覺得不安、懷疑自我價值的更年期和中年危機(女性約50歲上下)。孩子不在身邊,作為父母的「存在價值」,也就是長期奉獻、付出的對象突然消失,沒被人依賴,就易覺得空虛難耐;若平時沒有其他生活重心,多把注意力擺在孩子身上的爸媽,更會感到自我被否定而受不了。所以,才會出現父母跟孩子到學校「干預」選課、到宿舍幫忙打掃的怪象,表面上是父母放心不下孩子,實際上卻可能是父母想「黏」遮陽傘小孩,以延續自己「被需要」的感覺,只是他們沒有自覺而已。 大學新生入住宿舍,總可看見許多父母幫忙搬運行李,圖為示意圖。孩子扮媽寶:不想傷爸媽的心因而成為「媽寶」的孩子,則是出於孝順和不想讓爸媽傷心,所以默默、善良地「配合演出」。黃姓大學生說,其實自己可以把生活打理地很好,但每次媽媽來宿舍看他,他都還是要刻意留一些「家事」給媽媽做,不然媽媽找不到可以幫忙的地方,就會一臉失望,讓他很不忍。已出社會一段時間的林小姐,則是每天都要推掉和同事朋友的飯局、回家吃晚飯,「要不然做飯的爸爸會難過。」在社群網路出現後,父母在對孩子的情感依賴有了新的、具體的出口可以傳達。然而即使電信廣告要我們大聲說愛,爸媽們可能還未習慣,不善表達的、不習慣對孩子撒嬌的,就只好把「我很想你」改成「我要對你好」。其實有點像在追男女朋友時,不小心變成工具人一樣。於是父母對孩子的愛,在孩子談及生活瑣事或小小抱怨時,轉化為「我去幫你打掃啦」、「衣服拿回來我們幫你洗就好」,彷彿這樣和孩子的連結就能重新建立起來,而不是和孩子一起討論解決方法,或是緩解、處理情緒。大學顧慮出錢的家長、寵壞學生的爸媽再回到大學生要「轉大人」脫離「媽寶」行列的問題,其實大學扮演關鍵角色。弔詭的是,台灣的大學一方面希望爸媽放手,讓孩子獨立,一方面卻又顧慮付學費爸媽有意見,事事都讓家長參與。例如幾次採訪各大學入學典禮時,記者發現許多學校會邀請家長觀禮,或舉辦親師家長座談,有高中老師不以為然表示,高中入學典禮並沒有讓爸媽參加,「為什麼大學要邀請家長?且連台大等頂大都這樣!」而學生成績不好快被二一時,學校怕開除學生、家長會抗議,也會馬上通知家長,結果太照顧家長的安全感、寵壞他們,且造成學生無法自己為自己的行為負責,遮陽傘難怪「媽寶」多多。大學在給予學術教育之餘,要培養出怎麼樣的大學生?或許該好好「知行合一」一下。 大學入學典禮,許多家長拿著相機記錄孩子進入大學就讀的喜悅。是親子也是朋友,,「媽寶」真的就這麼不堪、該被罵被取笑,不能存在嗎?近年親子關係改善,不再彼此刻意疏遠以保敬意,也開始敢開口大聲說愛,爸媽跟孩子間,既是親子、也是朋友關係。但跟爸媽關係好被歸為「寶媽」一事,讓不少子女頗有微詞,他們認為,兒女跟爸媽像朋友、很有話講,也是一種孝順,為什麼要被苛責?訪問數位大學生或畢業後進入職場者發現,他們雖生活獨立,卻因跟常貼心陪伴爸媽,結果也被周遭人當成「媽寶」,覺得很有壓力,且很介意。例如有受訪者的母親因關心孩子,主動表示要陪進入職場的女兒找房子,女兒卻很擔心因此被房東視為「媽寶」、不放心租屋給她,因此掙扎要不要讓媽媽跟。甚至有小學生也受媒體輿論影響,因為擔心被貼上「媽寶」的標籤,不敢讓媽媽牽手,讓媽媽相當錯愕。遮陽傘男媽寶,社會生存壓力大且不得不提一下,雖然兩性平權,但男「媽寶」和女「媽寶」境遇大不同。女生若跟媽媽關係好,即使被朋友稱為「媽寶」,不少人仍可一笑置之。但男生就不同了,若女生發現男友跟媽媽關係很好,很黏媽媽、非常聽媽媽的話,則女生會很擔心交到一個「媽寶」,甚至可能因此放棄這段關係,讓男生壓力不小。其實,只要爸媽對兒女的關心得當,孩子別是那種到了30歲還要被爸媽逼去考公務員,事事被爸媽牽著走的「重度」媽寶,象徵家庭幸福的「適度」媽寶,有何不可?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To prove you're a person (not a spam script), type the security word shown in the picture.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hear an audio file of the word.
Anti-spam image